關於部落格
人從熱漸化冰 冷面是我承認 誰能再假定 知我無情有情?
  • 88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忘盡心中情

她當天好像有什麼心事,連切蛋糕時簡短的發言都明顯有重複。我坐在離講台最近的一桌,每當她在上面的時候,都不停地按著快門。由於每桌分配的時間僅有十分鐘,我便藉著她看表演之際,把精心準備的禮物交到她手裡,有紅白相間的玫瑰花束,還有❤️字型的大包裝的Lindt巧克力。有一回她下台時從我身邊走過,我下意識地站起來和她握了握手。四目而視,卻沒有機會講任何話。她似乎態度超然,而我的熱情也高不到哪裡去,互動起來也就不怎麼積極。沒想到久盼的重逢,只能用“場面沉寂、氣氛冷淡”來形容!
 
(二)
逐桌交流的時候,她首先到我所在的那桌。她在和我相隔兩個人的位子入座,頗有熱情的跟另一位美國歌迷打招呼,說今年交了新朋友雲雲,還跟蛋蛋說可以向他討教英語。我很有一種被冷落的感覺,耳邊響起“由來只有新人笑,有誰聽到舊人哭”的那句歌聲,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眾人呈遞禮物的時候,我便把另外兩件東西(Remy Martin XO和威州許氏花旗蔘)也交到她手上。她平淡地接了過去,未有半點客套感謝的話!



七八分鐘之後,我變得有些著急,便主動跟她搭話。為了不擠佔同桌其他娟友的時間,我把要講的東西已盡量壓縮。我最想告訴她的,就是長棲在我心頭的、那個我無限珍愛著的『蔡幸娟』,在我的人生當中佔據著怎樣的位置和擁有著怎樣的意義。怕遺漏起見,我預先用iPhone Notes打了一個底稿。我於是逐字逐句地念給她聽,沒想到中途好幾處語帶哽咽,不得不停下來調整自己。她依舊一副不經意的口吻,說不知道我是什麼星座,怎麼這樣多愁善感。我說是白羊座,比她的生日晚十三天。她遞了一杯濃茶給我。說起來還真管用,我呷一口說一句,終於能把要說的文字全部讀完。現在回想起來,“遞茶”竟然成了她今年跟我為數不多的交流當中讓我最覺溫馨和禮遇的一個,因為那才是我度日如年、朝思暮盼了三百六十五日的『姐姐』呀!

我自然很精心地寫了賀卡給她,只是這次避重就輕,採用簡體字了事。她大概過目了一下,還說我字寫得還不錯,令我著實有些受寵若驚。說心裡話,和她那遒勁婉約的硬體字一比,真有些捉襟見肘!我還跟她說太太反對我每年都來,下次看她恐怕要等到三年以後。她回應說那明年就帶著全家一起來好了!我自然可以停下一切每年專程來給她過生日,然而這個世界(包括我太太)卻不會,因為他們並不像我:心裡瞥見了一種千古卓絕的美麗,再也走不開!

(三)
慶生會按部就班地進行著,我離開座位在吧台要了杯水,漫不經心地在會場四周走動。期間碰到親友席上的幾位,即興隨遇地聊了聊,一時倒真是輕鬆開心。我先向蔡媽媽問好,說她的女兒“幾千年才出一個”。我竟然也認出了曾經在一段電視採訪中見過的蔡幸娥,搭話說她變了很多。她跟我說“現在老了胖了,樣子也就變了”。我頓時好感動,一句話就讓我覺得她即可以成為信賴的朋友!與當天她那個雲遮霧罩、不見真身的姐姐比,不知讓人舒心了多少倍!

有兩次我跟娟近在咫尺,本來是可以寒暄幾句的,只可惜話到嘴邊還是咽了回去。醞釀了一年的熱情,相見的那一剎彷彿遇上寒冬,已然藏匿的無影無踪!心頭本來要奏響的一往情深的《重逢似夢》此刻卻變成了哀怨無比的《分手何必又相逢》:其中的每一字、每一句,竟無一不是我心境的貼切表達!部落格“分手”、慶生會“又相逢”,不就是因為“蒼天愛作弄人”嗎?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我開始有些懊悔沒能跟她合影留念。自責之際,不知幾時她竟然已飄到我身邊,悉心瀏覽著三十五週年紀念的展品陳列。“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我當即把手機交給剛剛聊過天的蛋蛋,請她給我和媽媽合照一張。蛋蛋便主動找了媽媽,我以逸待勞、稍作配合,從而才有了前面這幅唯一的合照,全程沒有任何互動交流。冷戰時期美蘇元首碰面,大概也比這要熱情些!

(四)
“真正的愛是說不清楚的,說清楚的就不是愛,只是一種語言技巧”,然而我似乎還是一直在尋找至愛娟的種種理由,像喚醒過我的靈魂啦、對於我的三種意義啦,諸如此類。如此的良苦用心,一邊是給自己鼓勁打氣,把已經開始的“計劃”進行到底;一邊是想得到她的理解,不要把我當成純粹的壞人!

愛起初只是一種潛意識,後來公開宣稱說愛她以至於要追她,完全是出自一個foolish的idea:覺得她需要一個人一起生活,這樣可以照顧她。明知此事不可為,但還是硬著頭皮把自己扮成第一個敢吃螃蟹的人。這樣做的主要目的是倒逼她嫁人,而非要“據為己有”。可惜就在我對Ivy做出一副真要追她的樣子之時,信任之門就已經向我關閉,一路上等著我的是九九八十一個冷眼與波劫!

我的確是認死理的那種,明知風險很大,卻仍是是義無反顧地開足馬力寫blog,日夜不斷地跟Ivy Line聊說我如何深愛著娟,久而久之無比愛她的那個真『我』也陷了進去!跟Ivy衝突不斷、崩裂過好幾次,太太疑心漸重、爭執頻發,真是腹背受敵、里外不是人!自始自終,娟都不聲不響地躲在那裡,未曾有任何寬慰的話語!

FB裡的港娟會裡總是很熱鬧,我卻發現自己與之漸行漸遠,因為我骨子裡不喜歡那樣去愛娟,跟一群幼稚園小朋友似的把自己整天埋在照片和視頻堆裡。如果真愛一個人,就該好好打算為她做一些實事。FB上的人大概只是想贏得她的Smile,而我想贏得的是她Trust和Friendship,IF NOT HER HEART!娟自然知道我許給她的那個願,我一定爭取在蛋蛋上大學之前兌現,也許可以幫她一點兒小忙!

二月中的時候,我幾乎已經決定不來參加慶生會了,因為過去一年當中諸事不順、禍不單行,我心裡也七上八下、猶疑不定,直到有一天在網上讀到丘吉爾的一句話:If you’re going through hell, keep going


(五)
我在台北自然還是沒有一位親友:除了見她,我最愜意之事莫過於穿著短褲、打著背包在大街上徒步旅行。這次沒有去住旅館,而是趕時髦在AirBnB上租了光復南路信義段一處私人公寓。照片上看著很靚,入住以後多少有些失望。週三傍晚到,週一清早走,除去慶生會當天總共三天!

誠品書店肯定是要泡上一整天的,今年我更是敦化店和信義店通吃。除了閱書、買書、找娟的CD之外,B2食街裡的珍珠奶茶和特色小吃也總是讓人流連忘返!

第二天專程去打探華山文藝中心,果然是古色古香、文化蘊味十足!接著去了中正紀念堂參觀,算是補了去年的缺憾。兩點鐘忽然發現要獻給她的玫瑰花籃還沒有著落,心急火燎地跳上一部出租車,請司機拉我去附近的一家花店。因為對去年的花籃很不滿意,我特地跟店員探討了好半天,最後選定紅白相間的進口玫瑰束。心情好、運氣也不錯,路上碰到一家牛肉麵館,真是好地道!

星期天因為要給兒子太太買禮物,只好放棄和三娃他們同遊。新光三越幾棟大樓我馬不停蹄地跑了個遍,只是在瞥見微風廣場那一刻,我頓了半晌、思緒裡又全都是娟!晚飯是在旁邊一個酒吧裡解決的,一時想起慶生會上遭受的冷遇,心情突然變的灰暗的很。回到住所大概已經八九點,Ivy正好發來一段祝詞向我道別:

Ivy:今日喜宴又是忙碌的一天。先在此祝你一路順風,晚安!

Me:謝謝Ivy姐,也祝蔡媽媽長壽百歲!明天11:42飛離台北,也許下面三年不會再見面,但有一天我一定回來!

也請轉告蔡幸娟,從YouTube裡認識她,我竭盡所能的愛她,凡事無愧於心,望她不要因此而討厭我。今年見面,多少有些失望,蔡幸娟和我沒有任何實際意義上的交流,連噓寒問暖一下也沒有。我關心她那麼多。。。如此待人,非常人所為!

其實不相識的人與人之間,誰又真正關心過彼此的死活,我不幸是其中腦子進水的一個。如果我真能從這場無保留的愛裡醒來,那只能是一場悲劇:因為心中至高無上的神,又會重新變回一堆銅和鐵!

今晚在酒吧喝了三大杯酒,腦子不是很聽使喚,語無倫次之處還請見諒!

Ivy: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席間她有問道“你還能上飛機嗎?”,而你毫無作答。。。當時我以為你不想在其他人面前談論呢!總之,她一個人要面對70個娟友,豈能盡如人意?今晚醉了也好、睡了也好,都希望你好就好!

Me:我和她中間隔了兩個人,沒有聽到這句。

我自然是70個娟友之一,只是不知道其他六十九個也如我這樣地捧出真心。先不論一百多篇連我自己都很驚訝的博文(以及配的歌曲)、精心選擇的玫瑰和巧克力、維持愛她所經受的家庭壓力,單以那篇『有誰知我此時情』,看看慶生會以來有誰超越,裁判就選親友席上的那些人!

本來想當面問她,我過去一年當中所寫的文章種種,可曾有一點點兒感動過她,但最終還是忍住了。我並不想要問她討表揚、求感動,因為那樣做自己會覺得很掉價。人死而死矣,因怕死而卑躬屈膝,那不是我!

。。。

 


(六)
去年慶生會,一腔的激動和滿心的欣喜,眼中所見是圓月的朗朗、知心的紅顏、凡間的天使。今年慶生會,一身的無奈和滿腹的辛酸,眼中所見是半月的隱隱、冷陌的愛人、出世的仙子。難道人世間最深摯的一份愛到頭來終難免在"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的淒涼中曲終人散?

雖然無法未卜先知,但我完全不能想像等待妳我的會是這樣的結局。所不幸好一陣子,愛的天空裡經常陰霾一片,傷心風暴頻頻來襲,怨在肆虐、恨在蔓延;所幸愛從來都不曾減損半分,而今它更是枝繁葉茂、深入骨髓。想想以前每一個危難時刻,最後不也都成了一次轉機?事情並非如人所願的圓滿,但也沒有一度憂慮臆想的那麼糟,過份擔心似乎大可不必!

愛所迸發出來的創造力顯然幫得上忙。比如這兩天所領悟到的,『愛情』其實是兩個字、有著兩層不同的意思:愛是一種信念,一種志向,一種行動;情是一個意念,一個任性,一個衝動。愛只求付出、不計回報;情有所期待、患得患失。愛通常是一種幸福,讓人欣慰,令人鼓舞;情通常是一種折磨,使人心碎,教人絕望。愛源於情,沒有了情的愛注定枯竭;情成型於愛,沒有了愛的情注定畸形。愛是理性,理解包容、篤定平穩、一心一意;情是是感性,小肚雞腸、唐突善變、琢磨不定。適度的情是一種滋養,可以使愛茁壯堅強;過度的情是一種凶險,可以將愛毀於一旦。如此的思辨使我頓開茅塞,它指明了愛娟路上救危解困的方法之一:『講求情與愛的平衡,把多餘的、有害的感情釋放掉』,從而使自己不致於中途被某個感情漩渦白白地捲走了性命!

“志向"一說便引出了解困的方法之二,『愛當存高遠』!於是去年“圓月”、今年“半月”,明年“朔月”就不必略萦心上,因為之後的妳可能又回歸到“半月”和“圓月”。況且月圓月缺又豈非我能控,如此又何須太在意?愛開始時本來就著眼長遠,正像一份長期股票投資,如果目標是十年以後,每天的跌漲又何必掛懷?妳感動我的是“靜若處子,動如脫兔”的婉靜與天才,我所能回報的卻只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的忠堅與不懈!

方法之三是『留有空間』,因為“真愛一個人不是任何事都能為她做”!所以我該糾正自己,不要再質疑再挑戰,比如妳對慶生會所抱有的目的和所寄予的意義,以及對未來的生活選擇,單身或是重入婚姻。最高尚的愛理當是無條件的,因為愛不該是為了取得某種利益!


很久以前問過一個問題,“娟是何人?”,“把別人的人生攪的一團亂的女人”。一個只有兩面之緣卻讓你時常魂牽夢縈的人,一個萬水千山相隔卻讓你終日牽腸掛肚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