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手辛巴德
關於部落格
人從熱漸化冰 冷面是我承認 誰能再假定 知我無情有情?
  • 8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eeply Sorry

作文之際整個人已被情仇愛恨所綁架,偏信“淋漓盡致的愛,非淋漓盡致的恨不能止殺”、不惜以極端的方式从追求姐姐的競逐中認輸退出。於是借題發揮、虛構場景,只顧著要排怨解恨、斩尽情丝,完全没有考量對姐姐可能造成的巨大傷害。貼文時多少有些忐忑不安,貼了又刪、刪了又貼,但一想起姐姐唯一給過我的那張冷臉,最後竟然决意師從姐姐、心硬如鐵,任它玉石俱焚、末日降臨!直至文章被讀的那一刻,始覺良心之譴責、方才後悔莫及:災變過後真愛仍在,報復姐姐原來是在報復我自己!
 
被禁止來慶生會自然是我罪有應得,眼下也不指望姐姐能立即原諒我。不過我想請求姐姐能重新給我一次機會,讓明年變回妳我還未相識的最初:就像三年前、我第一次來台北看娟,跟她由零開始筑建一種全新的愛與友誼!到時不僅要同样摯熱的愛她,也要著力理解她的處境與感受、願想與追求,尊重她的个人選擇與生活安排。。。。。。直到姐姐與我间隙已除、信任恢復、和好如初!
 
“生命本來沒有意義,有意義的部分全都是在歧路輾轉、迷途往返、几经风雨的痛苦掙扎之后失而复得的”。洗心革面的我、與想必仍是春雨梨花的妳,来年三月还能有缘再聚吗?
 


附註:
  1. 擾犯姐姐的那封信,姐姐讀過之後我就刪除了(所以沒有第二個人讀過)。
  2. 希望姐姐能夠看到我誠意、接受我的道歉,讓最初見姐姐的那份人間至善至美得以延續。
  3. 如果以後我舊病復發,姐姐隨時都可以再禁我!
  4. 最艱難的一封信,寫了兩個多星期,期間每個晚上都睡不好,因為總想著跟娟怎麼說才好。信寄出去的當晚,覺是睡好了、但一合眼就又夢見娟了。
  5. 郵信那天,林肯冰天雪地、氣溫只有零下15度,不禁想起去年寫在地上的那三個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